京津冀协同发展理论创新 需高度重视国际因素影
2018-11-04 20:39

  我国对外开放理论有着显著的实践性、时代性和阶段性特征。这一理论及其实践的主线年中可以依次概括为“对外开放必要论”、“加快对外开放论”、“提高开放水平论”。在第四个十年,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这形成了新时代对外开放理论及其实践的新主线,具有新的提出背景、特点体现、理论贡献,也给京津冀协同发展提供了新的启示。新时代对外开放的主线反映了开放环境影响的重要变化。前两个10年间,必须开放和加快开放的理论讨论及其部署基本是从国内需要出发的。第三个10年间,因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和我国加入了世贸组织,对外开放的实践及其研究开始受到国际因素的较大影响,但我们更多的还是将其视作外部条件,仍偏重基于国内需要思考提升开放水平。但是进入第四个10年,在国内外因素仍共同发生作用的同时,受国际环境变化的影响越来越大。京津冀区域必须开阔国际视野,善于将国内外因素视为一个有机整体。由此,需要注重转变一些观念。如,转变仅就国内发展状况来规划自身发展的认识。高度重视今后国际因素的影响,要一起进行谋划。再如,转变对中美经贸摩擦模糊不清的认识。要认清国际环境的复杂性、艰巨性、长期性;区域发展受其变化的影响超出以往,必须迎接新一轮加快对外开放的挑战,从国际上制约我国发展难题的高度,破解谋划区域协调发展。这些情况也进一步证明了区域协同和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性与紧迫性。改革开放40年来,对外开放主线的演变体现了坚持问题导向,勇于面对实践中涌现的新问题,不断通过认清并解决突出问题推进创新。我国京津冀协同发展必须紧密结合开放重点,拓宽思路。例如,协同实施“一带一路”倡议。“一带一路”建设在实践中已取得很多进展,也面临着新的重任与挑战,更有新的机遇。在远东地区出现发展新前景的条件下,由于长期以来天津对外开放辐射的重点之一是东北亚,这又迎来新的机遇,可以谋划和探索以京津冀协同和环渤海区域合作为前提的发展新路径。一是属于东部沿海地区,开放时间长,积累了丰富经验,拥有较多高端开放平台,负有辐射内地的使命。因此,应当进一步开拓国际视野,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中充当排头兵,特别是要在建设自由贸易实验区方面形成新经验,在争创北方港口扩大开放方面做好新谋划,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开拓新局面。二是在东部沿海地区中属于北部区域,与南方比,在发展目标方面要求更高,任务很重,但在“引进来”和“走出去”方面又有不小差距。面对中美经贸摩擦,开始时受影响可能相对较小,但是从长期看挑战更大。因此,应当强化以加快改革开放来应对挑战,勇于试验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大举措,积极扩大服务业开放。京津冀协同发展体现新时代对外开放的主线更需要创新。对于这个新课题需加强基础性、应用性理论研究。如,怎样看待经济全球化的走势与影响,怎样以协同应对挑战、抓住新的机遇?开展这些问题研究时,要注重运用多学科交叉研究方法。在以往的国际环境下对外开放理论研究主要使用的是经济学方法。基于当今世界格局调整与我国对外开放任务的变化,很多重大问题涉及经济、政治、法律、外交、历史、文化多个领域,因此必须综合运用多种学科及其方法予以分析。